迷人說 Meaningful Talk|那些年,我們曾想成為的那個心目中的女神《歷遊80個國家、曾帶領百億企業的女神行銷長Scylla來了!》(下)

迷人說 Meaningful Talk|那些年,我們曾想成為的那個心目中女神《歷遊80個國家、曾帶領百億企業的女神行銷長Scylla來了!》(下)

上一篇主要談及 Scylla 的工作觀,今天這篇除了工作觀還延伸到了生活觀以及愛情觀,話不多說,讓我們馬上往下看 Scylla 的Q&A吧!

Q5:如果能得到任何一個超能力帶到職場中,會想擁有什麼超能力呢?為什麼?

很簡單,我想要有分身數。支前在台哥大時,我的會議多到同一個時段被約三個會議、約相鄰的辦公室,那段時間因為超忙碌而想要分身數。而現在之所以想要分身術是因為我在做顧問服務,我希望自己能在這些創業者旁邊一直盯著他們。我常覺得創業者常在處理緊急的事情而不是重要又緊急的事,我希望大家每一天可以空下腦袋一小時,好好想一下這些重要的事情,因為那是讓你未來不會有這麼多緊急狀況的事情。但很難這麼有紀律地做這件事,所以我希望我有分身數,能一直不斷的出現在創業者旁邊。

圖/取自 Pexels

Q6:從底層到行銷長這段路中,有無印象最深刻或最艱辛的事?

一看到這題目馬上想到我想講的故事,在台哥大總經理室時,總經理非常疼我,覺得我很年輕、有想法,所以他授權我在電信公司裡面發展很多新的網路服務,但那時我遇到一個很大的困難:老闆覺得不能憑空給我這些資源,希望我自己想辦法,所謂想辦法是去要錢、要人,但這件事在大公司很難。我後來在公司內部做電子報,以總經理室的名義發給全公司所有人,信件開頭寫「我想招募三十歲以下想一起大玩特玩的人,有沒有人想加入呢?」其他什麼都沒寫,莫名奇妙卻來了三十幾個人,那時的狀態是老闆不允許員工擅自調單位,所以大家都是利用下班時間或六日討論,而這些人之中現在有很多人都自己創業。

後來老闆問我「你怎麼敢做這件事?」我說「 在大公司階層制度太明顯,這些年輕、有幹勁的人是沒有機會上來的,我現在提供一個舞台給他們,雖然沒辦法保證升官加薪,但我們可以一起做一件好玩的事。」我覺得這件事情對那些人來講也許是當時最有意義的事情,我對這件事情很感動,也覺得這是一種領導力的展現,因為我告訴他們願景是什麼,大家一起為這件事情而努力。

圖/取自 Pexels

Q7:遊歷八十個國家,有發生過超危險、超荒謬或超好笑的事嗎?

我去了八十幾個國家,都是 GDP 較低的國家,大概是非洲、烏干達、盧安達、阿富汗、巴基斯坦、北韓等。有趣的事情真的非常多,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蒲隆地,它位在非洲烏干達的旁邊,是一個很小的國家。當時我們一行人在車上,我向嚮導詢問「今晚的飯店狀況怎麼樣呢?」他回打我這是當地最好的飯店,當時要舉辦非洲聯合國大會,所有的非洲大使館都住在那間飯店。

當我們抵達飯店後發現不管怎麼按電梯,電梯就是不下來,後來我們決定自己將行李搬上樓,隔天要下樓時電梯依舊沒反應,只好自己走下樓。吃完早餐後我受不了了,向櫃檯反應他們電梯的問題,櫃檯說「我們的電梯用法不一樣,你必須敲電梯的門,電梯才會來!」語畢她帶著我到電梯前敲了幾下示範,果真聽到了電梯運轉的聲音,打開門後有一個人坐在電梯裡面,沒錯!這是手動的電梯!我覺得非常特別,世界真的很不一樣。


Read More


Q8:如果可以選擇一個地方或國家長居,選擇完後可以無條件得到一億台幣,你會想選擇哪裡?為什麼?

一看到題目的瞬間就有答案了——台灣,我過去的職涯實在太奇怪了,我在台哥大12年,被稱為台灣大小姐,電信業對於我的名字基本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,結果我突然就轉換跑道到 Appworks,為什麼呢?我覺得台灣這塊土地和人給了我很多的幫助,我覺得自己人生的經歷已經到一個階段了,接下來到了我要回饋給大家的時候。

現在很多人仍會問「 為什麼當年沒有選擇到中國大陸或國外發展呢?」我沒有很大的志願,如賺很多錢、得到很高的頭銜等,可是我希望把我擁有的能力跟資源分享給更有能力的人,幫助他們站上國際舞台,這是一件我從2014 年到現在都很想做的事情。以前的同事都覺得我很瘋狂,怎麼可以這麼愛台灣?我認為這塊土地很棒,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、人們溫暖善良又有智慧,又不排斥任何文化,許多台灣年輕人、新創的包容力是很強的,而那個包容力使得創意非常無限,我覺得這件事超級棒!

Q9:對你來說愛情是什麼呢?為什麼會這麼覺得?有哪個對象影響你的愛情觀?

我的愛情觀是:兩個人是一種陪伴、一起成長的關係。人生的路很長,兩個人在一起要有信任感、可以一起體驗很多事情,每一段感情都教會我一些事情,我很感謝我的這三段關係。第一段在大學時,他是一位機長,那時我眼中的他有身份有地位、見過的世界很大,我很崇拜這個人,他教我的東西我都是沒有聽過的,那段人生豐富了我的視野;後來第二段也是;第三段的他是一個台灣人,六歲時全家移民到波利維雅,住了一年後決定搬去智利,住了一兩年後,全家再移民去南非,我認識的他在南非住了30幾年,因為父親的過世,母親思鄉才回到台灣,認識我的人大概知道我為何會被他吸引,那段時間他教會我很多事情,那些都變成我們的養分,後來可能時候到了,雙方覺得有壓力、當然就離開了。

人跟人在一起是看頻率及成長的曲線是否相同、以及現在的狀態是否一樣,對我來說,我還是希望找到一個比自己強大的人,不是說每一方面都比我強大,是他在我最弱的那一面比我強大時我就會很崇拜。

圖/取自 Pexels

Q10:如果十八歲的你穿越來看到現在的你,你覺得他會怎麼想呢?

我來自單親家庭,低收入戶,我記得十八歲那年我考上台大,所有的親戚都反對我離開台中到別的地方上學,因為家裡經濟不好沒辦法支持我,但我很堅持,我還深刻記得當時的樣子:我抱著家中唯一能給的一條棉被跟五千塊,坐著巴士上來台北。到了台北後我不知怎麼去台大,是坐我隔壁的阿姨帶我坐 236 公車到校園門口,進宿舍安頓好的第一件事是趕快去找有什麼家教可以做,因為是台大數學系所以很好找學生,在開學前我便開始我的兼差人生,最瘋狂的時候曾經一次兼四份家教,收入還不錯。

那十八歲的我會對現在的我說什麼呢?我應該會對自己說「 你做的很好 」而且那個十八歲的我永遠想不到 43 歲的我蠻有影響力的,我的生活不匱乏、精神層面很好。我媽有時會半夜跟我說「很抱歉小時候讓你這麼貧苦」但我很真心的跟她說我覺得千金難買少年窮。正是那段日子讓我特別的堅毅、特別的有同理心,沒有真的在社會底層待過,就沒辦法有這麼大的包容力、看待每一個人也不會這麼的感恩。

跟 Scylla 的訪談差不多到這邊結束了,其實每次跟 Scylla 講話,都會覺得怎麼有這麼溫暖的人?這樣的溫暖力量一直放在我心中,我也期許自己變成這樣的一個人,也希望大家可以抱持著溫暖、利他的心開心又感恩著活著。

 

以上內容節自「迷人說」Podcast,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追蹤關注 Stella,了解更多一輩子都該學習的課題!

stella

蜜思菠蘿 整理編輯|摩卡

》「改變,往往在一念間」卡內基的2個轉念小故事:趕不上的,都是目標

》Checkmate!4 個《后翼棄兵》翻轉人生賽局的心靈課題

John

Author

是一個不排斥商業行為的憤青,看起來比實際上老,努力往老嫗能解的路上前進。